中研网

滴滴投资人王刚:“放手给CEO”是他的投资原则

ZhouXun

中国创业投资与私募股权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分析及投资发展前景预测

在中国投资界,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呼风唤雨的人并不多,王刚算得上一个。

王刚的得意之作是6年前用70万元投资滴滴,如今使他获得数十亿元的回报。有人戏称,70万元能够在北京买一个厕所,也能投出像滴滴这样伟大的公司。

在公众场合露面时,王刚的打扮永远是仙风道骨的。5月,一身黑色中装的王刚出现在记者面前,没有热情洋溢的寒暄。在投资界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让他显得异常理性和平静,不了解他的人也许会觉得他有点冷漠。他说话的语气不紧不慢,没有太多表情。他思维缜密,表达严谨,冷场的时候,并不是他的话讲完了,而是他仍旧在思考如何更加确切地让人理解他的意思。

在这样一位一丝不苟、守口如瓶的严谨投资人口中,记者要得到投资内幕几乎不可能,也很难想象王刚会对滴滴何时上市做出评论。在王刚看来,滴滴可以看作是他已经“成年”的孩子,不用太多照料也能独立长大。现在,他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他的“新生儿”满帮身上。

放手给CEO

王刚表示,他迄今为止投了70多个公司,但真正吸引他做CEO的公司只有满帮。“我很难找到这样一个‘赛道’,既有高科技、无人驾驶,又有金融、交易,还能做国际化,这太难找了。”

在王刚的投资生涯中,他最擅长的是发现像滴滴创始人程维这样具有超强潜力的CEO,给他们建议,扶他们“上马”。虽然像程维这样的“千里马”可遇不可求,王刚半开玩笑地说,每次想卖滴滴股份之前他就去找程维聊天,一聊天就舍不得卖了。

滴滴上路后,王刚自称过了几年“闲云野鹤”的日子,有时一周见不到几个人。他曾很长一段时间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禅宗与中国传统文化上。

在投资滴滴前,王刚曾在阿里巴巴任职超过十年,主管过支付宝商户事业部。阿里巴巴的经历对于王刚后来事业的崛起起到奠基作用。他在总结自己的特点时说,阿里多年的培养让他有较强的平台基因和丰富的商务经验,喜欢抓业务的本质,也乐意与CEO们一起讨论竞争策略,打磨商业模式。而正是后者,让他具备了成为一名成功天使投资人的素质。

作为滴滴的创始投资人和前董事会成员,王刚了解滴滴发展的完整历程,对滴滴的快速成长起到关键作用。他是程维的伯乐,也是程维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和军师。王刚曾表示:“程维遇到我是他的运气,我遇到程维是我的福气。”

2012年王刚从阿里巴巴离职,和程维一拍即合决定做共享打车软件。王刚曾表示:“滴滴的团队没有一天是平静的。我不夸张地说,我们是‘来不及喘气,天天是高潮’。不是竞争出状况、政策有风险,就是开打价格战,两三年来没消停过。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如履薄冰,要求的反应速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快。”

经过6年时间的发展,滴滴已经成长为一家估值超过50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虽然是滴滴的重要股东,但王刚称并不会过多地干涉公司的经营发展。“放手给CEO”也是他的投资原则。

5月,在贵阳举行的中国国际大数据博览会期间,王刚与第一财经记者聊起他人生事业的新目标。王刚自去年12月起担任新成立的运力平台满帮集团CEO,在他看来,这不是一家追求狼性的企业,而是追求人性的公司。

再造“货运界滴滴”

在滴滴一统中国出行平台市场后,王刚相信,货运物流将会是下一个风口,他整合了货车帮和运满满两大货运平台。王刚也由幕后被推向台前,出任新公司的董事长兼CEO。

规模和技术是王刚进行投资的两大核心理念。王刚认为,企业成功的短期壁垒是规模优势,中期壁垒是核心技术,而长期来看,最核心的壁垒在于企业文化。

在货车帮和运满满的合并过程中,谈判甚是艰难,这是两个曾经势不两立的竞争对手,要坐到一起本身就很不易,现在还要面临企业文化上的整合。为此,王刚在成立满帮的第一天起,就提出了“圆融合一”的管理思想和“四颗心”的文化,他甚至亲自设计了公司的Logo。

“将心比心、公心、匠心和一切以客户为中心,这背后就是合一的思想。”王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万物互联,最主要是人心的联结,避免陷入‘智慧有余,慈悲不足’。”

货车帮CEO罗鹏回忆道:“去年9月份,在上海黄浦江边的一个酒店里,我和王刚、运满满CEO张晖见面,这次见面也最终促成双方的‘联姻’。”在王刚的撮合下,两家企业合并后还是维持原来的运作架构不变,各自的CEO也保留原来的职位,这在中国企业兼并史上实属首例。王刚对记者表示:“我和张晖、罗鹏是绝佳组合,就像铁三角,能力互补,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代表另外两个人。”

去年12月20日,满帮集团在贵阳宣布成立交通大数据国家实验室,王刚当时提出了三大任务,首先是打通货车帮和运满满原来的交易平台;其次是加深包括车队、金融和ETC等增值服务领域;第三,是从平台型企业向智慧型企业的转变,并最终实现从智慧型到生态型企业的转变。

半年后,两家公司的业务已经加速整合。“这个过程比我们预计的要更快。”王刚告诉记者。合并后的公司成立了九大事业部,涵盖平台、交易、科技运力、金融和保险、新能源、物流地产、车后、无人驾驶和国际业务。

满帮董事刘显付对记者表示:“王刚在很短的时间就把整个战略架构看得很清晰,我们这些在行业里待了二十年的人都不得不佩服。他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在刘显付看来,即使当初两家公司不合并,到今天仍然要走合并的道路。

王刚的目标是在未来十年把满帮做成全球最大的运力平台。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来几年我会全力以赴在满帮这家公司,几乎百分之百的投入,包括钱和时间。”

不久前,满帮刚刚完成了成立以来的首轮19亿美元的融资,由国新基金和软银愿景基金联合领投,谷歌资本等跟投,公司估值目前已达65亿美元。

但在王刚看来,目前满帮仅实现了目标的不到5%,还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上市也是满帮未来肯定要走的路,但他强调,公司对于上市持非常开放的心态,任何可能性都存在。

近期有香港官员透露,贵阳最大的货运平台正在和港交所接洽,寻求上市。满帮集团对此未予置评。王刚对记者表示:“我们不想这么快地上市,企业在还没有证明商业价值前就迈向市场,对股民是不公平的,你卖的是什么?是梦想。只有等到有了业务的价值逐步体现之后,上市时机才算成熟。”


80亿元用来招人

拥有事业新目标的王刚最近很忙,马不停蹄地在满世界密集面试招人。但这也让他感到很久未遇的兴奋。“过去一周见不了几个人,现在一天要见十几拨人,睡眠严重不足。”王刚说道。

王刚告诉记者,满帮集团宣布拿出首轮融资额的2/3用来招聘人才,这笔资金规模高达80亿元人民币,用于招聘九大事业部总裁以及40名经理。“我们用80亿招人,面试到现在还很少有拒绝的。”王刚对记者表示,“一个总经理跟我们干五年,如果赚不到一个亿,我认为是我们对不起他。”当然,他表示这些权益会通过期权而不是现金的方式体现。

在王刚看来,人才引进的核心是给到他们的空间和舞台,以及企业的分享激励机制。一位刚刚加入满帮集团的中层对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王刚给钱很爽快,他现在迫切需要能帮他执行的人。”据记者了解,满帮新招募的人才不乏来自谷歌、特斯拉、滴滴等互联网巨头的工程师。

目前满帮在车货匹配市场已经达到90%的份额,公司的短期目标是抓紧时间北上,争取把全国连成一片。王刚表示:“满帮已经初步实现了交易平台的打通,预计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做到一天过亿的营收,明年有望突破1000亿。”

满帮的最新一笔融资,将不仅用于招人,还会用来投资。王刚相信,满帮将成为货运领域的无人驾驶的重要参与者。王刚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满帮正在几个标的当中做选择。投资后,满帮现有的无人驾驶部门也将并入这家公司。现在就是Allin哪家公司的问题,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它成为最后的赢家,成为业内有一定影响力的参与者。”

Allin一家公司未必是全资收购,背后的投资逻辑是无人驾驶技术的开放性。王刚告诉记者:“无人驾驶技术的成果最终是要开放给整个行业的,不可能自己独享,所以必须用开放的心态去做。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紧密连接的伙伴关系,把资源、技术和开发能力全部给到这家公司,对于是否百分之百拥有这家公司的股权并不是那么重要,可以是几家公司一起投资。”

王刚认为,无论传统零售还是电商年代,实体货物的运输不会改变,无人驾驶未来的格局会在一两年内奠定。在这个过程中,物流行业有望早于乘用车率先实现商业化。

黄金拍档朱啸虎

谈到王刚,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朱啸虎。从投资滴滴开始,朱啸虎和王刚这对投资界的黄金拍档就好像磁场的正极和负极一样相互吸引,他们联合投资了很多项目。“我们一个负责冲锋,一个负责断后。公司在危机的时候,我来解决。”王刚表示。

朱啸虎在评价和王刚的关系时曾说道:“我们有相同的商业逻辑和价值观,很多项目我们都是同时看到,我和王刚经常一起讨论问题。我看新项目多一些,在投后管理上王刚帮CEO多一些,他在阿里有很多经验。”

滴滴的投资促成了两人的“姻缘”。据说朱啸虎是先见到程维的,谈了半小时就答应满足他所有的要求并给出了投资意向书,这一度令王刚怀疑他是个骗子。但后来两人吃了顿饭就开始欣赏对方了。朱啸虎说道:“王刚是能给CEO解决方案的人,非常有价值。我们都比较直接,有事说事。”

在王刚眼里,朱啸虎也是他最喜欢合作的人。“我也和其他人合作,经过无数案例的磨合,我确实最喜欢和Allen(朱啸虎)合作。”王刚表示,“滴滴那么多次要做选择,我们在各种商业上的看法,包括融资上的取舍都是惊人一致。能不能从公司大局角度出发是考验投资人的一个重要品格,这一点Allen格外突出。”

这两年,王刚的投资专注于共享领域,和朱啸虎一起先后投资了共享充电宝小电和共享成衣衣二三等项目。他表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利用长尾的(让兼职的人创造供给)带来的差异化体验和成本优势,构建出新的平台和渠道。说白了,就是找到新的供给方挑战原有的强势渠道和平台。这里的核心是差异化供给。”

作为投资人,王刚总是把决策权交给CEO。他曾经打比方称:“如果滴滴是一辆车,那么我和其他执行董事已经从副驾驶座移到了后排。我的心情是什么?早期投资人一开始对公司影响力很大,到后期对公司价值逐步下降,这是我们必须要接受的事实。”

他还把天使投资比作放风筝。“你曾经紧紧攥着手中的线,渐渐风筝越飞越高,这是好事;如果它一直在你眼前,甚至就在脚底下,那才是失败,说明公司没做大,CEO成长得太慢。”

在王刚看来,任何细分行业最终能做成的企业不会超过三家,是否投得准关键就要看能否找到这个赛道里能够跑赢的CEO。从滴滴到满帮,王刚都在寻找具有超能力的CEO。正直、聪明和领导力是王刚用人的三大标准。“如果再有商业感觉就更好了,最后一点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也可以教他。”他说道。

在用人方面,王刚是独具慧眼的。他认为,伟大公司的诞生并不在于行业的问题,而是由企业家决定的。“企业家的眼光、胸怀和格局,决定了企业的成功,中国的土壤是具备产生伟大公司的机会的,这与中国未来二三十年的国运休戚相关。”王刚对记者表示。

王刚表示,很多公司的衰败是从内部管理层开始的。“当公司做大之后,管理者和领导者自我实现后欲望在下降,恐惧在增加。”王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成功后的傲慢、狭隘、自我、胆怯,这些是组织走向衰败的原因,特别是核心领导,表现出猜忌、不包容,不敢冒险。”

有观点认为,中国企业大多是靠市场规模制胜,而不是原创技术。对此,王刚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觉得中国企业的发展有个过程,先赢商业,再赢科技,最后赢教育。我们的核心应用是一个主场景,解决眼前的问题,创造了应用的价值,在这过程中一定会有资本的累积和资本的沉淀。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肯定会越来越重视技术,尤其是核心技术和原创技术。阿里、腾讯这些伟大的公司在技术储备和研发的投入会很多。”

标签: 投资 滴滴 满帮 王刚

相关阅读

热点头条

精彩图文